• 登錄 注冊
  • 總訪問量: 244061

參閱案例 >> 返回首頁

正文

中國和平(北京)投資有限公司訴深圳市蛇口大嬴工貿有限公司、深圳市捷發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兩案

2015-06-19 18:13:05 來源: 本站

 

中國和平(北京)投資有限公司訴深圳市蛇口大嬴工貿有限公司、深圳市捷發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兩案
 
——在合同有效的前提下,舉證責任的分配與適用
 
【案號】
一審案號:(2008)昆民四初字第33號(大嬴案)
(2008)昆民四初字第32號(捷發案)
二審案號:(2009)云高民二終字第39號(大嬴案)
(2009)云高民二終字第37號(捷發案)
 
【裁判要旨】
在合同有效的前提下,應按舉證責任的分配原則審查合同的實際履行情況。
 
【案情】
原告:中國和平(北京)投資有限公司。
被告:深圳市蛇口大嬴工貿有限公司。
被告:深圳市捷發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
2003年11月25日,中國和平(北京)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平公司)分別與深圳市蛇口大嬴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嬴公司)、深圳市捷發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發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由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將其分別持有的云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大科技)社會法人股12344200股、16554780股轉讓給和平公司,轉讓價款分別為27753116元、27812030.40元。2004年6月3日,和平公司通過中介北京市中潤律師事務所分別向大嬴公司、捷發公司以現金方式支付了首付款277萬元、278萬元。后和平公司、大嬴公司、捷發公司與北京萬通偉業房地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通房地產)、海南洋浦億通實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億通)簽訂了一份《協議書》(以下簡稱五方協議),約定由和平公司的關聯公司萬通房地產將其對大嬴公司、捷發公司的關聯公司海南億通享有的債權4740萬元,與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對和平公司享有的債權4740萬元進行置換,置換后由和平公司向萬通房地產履行債務,海南億通向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履行債務。因當時云大科技系上市公司,其社會法人股的轉讓需要中國證監會批準,在等待中國證監會批準期間,云大科技股票于2006年5月被暫停上市交易,之后按照國家規定云大科技需進行重組和股改等原因,兩案雙方當事人之間的股權轉讓一直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2007年5月,根據《云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權分置改革方案》和上海證券交易所《關于實施云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權分置改革的通知》,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將其持有的云大科技社會法人股與太平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太平洋證券)進行了股權置換。
2008年1月21日,和平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稱其在《股權轉讓協議》簽訂后已分別向大嬴公司、捷發公司以現金方式支付了首付款277萬元、278萬元,之后通過簽訂五方協議以債權債務轉移方式分別向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履行了支付股權轉讓款24983116元、22416884元的義務,但在其付款后,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又將該兩公司持有的云大科技股份與太平洋證券進行了股權置換,致使兩案《股權轉讓協議》喪失了履行基礎,雙方合同目的不能實現。訴請法院依法判令:解除兩案雙方當事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判令由大嬴公司及捷發公司分別退還和平公司支付的股權轉讓款27753116元、25196884元,并承擔同期銀行貸款利息。
 
【審判】
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兩案雙方當事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未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應認定有效。和平公司已按約履行了付款義務,但由于大嬴公司、捷發公司以其持有的云大科技社會法人股與太平洋證券進行了股權置換,導致協議不能履行,和平公司的合同目的不能實現,故對和平公司的訴請依法應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五)項的規定,判決:一、解除和平公司與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分別于2003年11月25日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二、大嬴公司、捷發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所欠和平公司款項27753116元、25196884元,并按同期銀行流動資金貸款利率計算自2004年9月20日起至款清之日止的利息。
一審宣判后,大嬴公司、捷發公司不服,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依法撤銷原判;改判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僅分別返還和平公司277萬元、278萬元;駁回和平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因兩案雙方當事人在二審庭審中均表示股權轉讓協議已無法繼續履行,同意解除,故對兩案當事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依法予以解除。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已收到的277萬元、278萬元股權轉讓款應返還和平公司。至于和平公司主張其已通過五方協議分別向大嬴公司、捷發公司支付了24983116元、22416884元股權轉讓款的問題,因和平公司作為原審原告,對其主張負有舉證義務,但一、二審訴訟中,和平公司均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實五方協議簽訂后已經實際履行;相反,大嬴公司、捷發公司提交的證據證明五方協議所約定用來置換的債權之一,即萬通房地產對海南億通享有的債權已不存在,原債務已由原債務人海南億通清償完畢,萬通房地產并未實際清償該債務,五方協議已沒有履行的基礎。故因和平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已根據五方協議向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履行了支付24983116元、22416884元股權轉讓款的義務,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九十七條的規定,判決:一、解除兩案雙方當事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二、由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分別返還和平公司277萬元、278萬元,并按同期銀行流動資金貸款利率承擔自2004年6月4日起至款項還清之日止的利息;三、駁回和平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評析】
兩案中,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對于和平公司在雙方《股權轉讓協議》簽訂后分別以現金方式支付了277萬元、278萬元股權轉讓款的事實并無異議。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問題是和平公司是否通過五方協議分別向大嬴公司、和平公司支付了27753116元、25196884元股權轉讓款。
兩案中,和平公司為證明其主張除提交了五方協議外,還提交了其與萬通房地產公司分別于2004年12月15日與北京瑞得和平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得和平)、萬通房地產偉業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通商貿)之間簽訂的兩份《債權轉讓協議》、和平公司出具的委托付款通知、記賬憑證,萬通房地產出具的收款收據、企業資金往來專用發票,欲證明五方協議簽訂后,其與萬通房地產之間基于該協議所發生的債權債務關系已經實際履行完畢。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則認為五方協議簽訂后并未實際履行,因為協議中約定用來置換的債權之一,即萬通房地產對海南億通享有的債權已不存在,萬通房地產并未實際償付海南億通的債務,海南億通的原債務已由海南億通自行償付完畢,五方協議已沒有履行的基礎。大嬴公司、捷發公司為此提交了海南億通償付其債務的相應證據;同時,還一并提交了和平公司、萬通房地產、瑞得和平、萬通商貿的工商登記等相關資料,用以證實該4家公司之間存在關聯關系,并認為和平公司未提交任何銀行結算憑證或者其他金融票證證明上述兩份《債權轉讓協議》已實際履行,該4家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轉讓就是左手倒右手的關系,明顯虛假;此外,還提交了和平公司于2007年5月31日致捷發公司的一份函件,用以證明和平公司在函中承認僅向捷發公司支付過278萬元。和平公司質證后對于該函件的真實性表示認可,并陳述當時其也向大嬴公司發過同樣的函件,兩份函件的內容一致,只是數額不同。
從當事人提交的上述證據可以看出,對于和平公司是否已經通過五方協議分別向大嬴公司、捷發公司履行了支付股權轉讓款24983116元、22416884元的義務,和平公司提交了五方協議及其和萬通房地產公司分別與瑞得和平、萬通商貿之間簽訂的兩份《債權轉讓協議》等證據加以證明,但大嬴公司、捷發公司提交了反證證明萬通房地產并未按約償付海南億通的債務,因此,五方協議所載明的萬通房地產對海南億通享有的相應債權已不存在,協議中約定的債權置換已沒有履行的基礎。對此,和平公司未能進一步提交證據反駁對方,且其于2007年5月31日致大嬴公司及捷發公司的函件,恰好印證了對方的觀點,即其實際僅分別向對方支付了277萬元、278萬元,五方協議所約定用債權債務轉移方式進行支付的部分并未實際履行。我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亦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由于兩案中和平公司所舉證據不足以證明五方協議已實際履行,故其關于已通過該協議的簽訂向大嬴公司、捷發公司支付了24983116元、22416884元股權轉讓款的主張不能成立,對其該部分請求應不予支持。和平公司作為原審原告,對其主張舉證不力,對此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快乐扑克 论坛